__adieu

哇,你还能喜欢我真是太好啦。

唯有真实才能在残酷里散发光辉。

记住我。

我不希望喜欢的人痛苦,但如果痛苦是你希望的,那就暂时痛苦下去,只是注意伤口不要感染。

母体自杀

母体自杀
她死在她母亲的受难日。
穿戴整齐,还化了一个很淡的妆。我赶到现场的时候惊讶的不是她的死讯,而是她的模样,干净整洁,看得出她细细打理过自己的全身上下,面部还有用手揉搓的红痕。
我不惊讶她会去死。
早在新年伊始,我和她簇拥一团围着火炉吃酒,她坐在光影混合的角落说:我想过生日了。她甚至没有笑,手里捏着酒杯,脱下眼镜的眼睛和黑暗混沌成一体。
我想起了她高中的时候,她说的,我一定要在生日那天去死,这很有仪式感,死的时候庄重无比。
我看着她被黑暗彻底淹没,红色的裙子成了染在她身体上的血液,凝固成干燥冰冷的一片。
我突然笑了说:“一定要活到那个时候,等你到了,我给你说生日快乐。”
她的名字很有意思...

十年如一日的擅长恨人,十年如一日的心理脆弱。
十年如一日的,一旦了解就会立马弃厌。

时至今日我的脑子才会清明一点。

我的少年

【班琳】呕吐欲(一)

# 呕吐
Bank平息自己呕吐欲的方法有两种,一种是听莫扎特,第二种是和Lynn说话。

在知识竞赛的前一天Bank才知道自己会和Lynn一起参赛,他脑子里又跑出了Lynn冷淡的模样。
她,似乎很难沟通。
Bank深吸了口气,开始站到镜子前整理着自己有些皱巴巴的校服,白色的衣服上还沾着面汤的污渍,虽然只是很小一块但是却莫名的碍眼,他抿了抿唇,沉默着用手极力想抚平那些更明显褶皱。

Bank到达比赛场地的时候,人还很少,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调试着设备。他没看见Lynn,那个出众的高挑身影没有出现,他看了一圈,然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,开始戴上耳塞让自己镇定下来。

Bank知道自己习惯于神经紧张的状态,那种翻来覆去的...

呜呜呜呜呜为什么要喜欢轰君qeeeeqq

© __adie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