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adieu

哇,你还能喜欢我真是太好啦。

be water my friend·two

我年轻的时候,是想成为那种一鸣惊人的扫地僧,看似普普通通其实十分牛逼的那种。只是我年轻不懂事,热血冲天盖出去为兄弟两肋插刀,然后后来几十年就蹲在了监狱里。
我当时啥也不怕啊,风风火火地就往前冲,还以为只是蹲几天,后来罪名从打架斗殴变成了恶意伤人致死。
我在里面混得风生水起,那些有趣的人说的话也好听,挺逍遥自在的,然后我就出来了。
而我再也融不进这个社会了。
我不屑融进这个社会,我边缘化,成为社会游民,和一众后来结识的他人眼中的狐朋狗友厮混。
他们都是有趣的人,有故事,有酒,有胆识。

那个深夜拜访的人就是送我进牢子的哥们儿,他现在长得肥头大耳,油光满面,只是眉目间的一丝猥琐没变。几经辗转找到了我,只是运气不好,一进门,电闸就跳。
这不是个好兆头。
他和我彻夜长谈,他抱着我哭,油腻的脸蹭在衣服上,让我有点想吐。
“我对不起你...我他妈不是个东西,我,我...”
“你还真不是个东西来着。”我笑着。
“这是我欠你的,你要什么我都..”
“你还不起。”我的语气冷了下来,他慌了,又腻又胖的手捏着我的衣服,嘴巴不停道歉,口水和眼泪混在我的衬衫上,想吐。那胖子一边说想报答我,一边用手抹眼泪。
我站了起来,把他往门口赶,他一直道谢,也一直鞠躬,肚子上的游泳圈堆挤成了三叠。
“等等,你现在为啥想起我了。”我笑着,也焦躁地开始寻找烟盒。
“我皈依佛门...想做点事,积积阴德..”
我看着他胖成球的样子,开始大笑。怪不得他挨着我的时候有东西隔阂着我。

我送他出门,还没走几步,一声闷响,胖子倒了下去,地都抖了三抖。
“我操他大爷啊。”老杨从前黑暗里窜了出来,手里握着击打他的撬棍,他看着我靠在门沿又骂了一声。
“你怎么回事??”
“你先别问,他...你下了狠手?”
“不知道。”老杨喘了口气,肌肉也随即放松下来。
“哦,这下佛祖保佑他了。”

评论

© __adie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