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adieu

哇,你还能喜欢我真是太好啦。

be water my friend·three

老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一茶壶就开始猛灌。
他不喜欢茶,吐了吐茶叶沫子,缝被苦得瞪大。
“你关啥手机??我他妈还以为..”
我把塑料口袋里的白酒拿了出来。
“就你打的那孙子,我就进去了。”
“嘿,那他厉害了,能把你这猴子关进去。”
“喝酒。”我把俩小酒杯搁在了茶几上,注好酒。
“你当时脑子抽风了吧。”老杨臆说想着,把那颗小石子似得眼睛挡在了酒杯后。
“里面那位咋处理啊?”
“不知道。”“
“咱俩真是难兄难弟,一跑就是嫌疑人了。”
“我这没监控。”
“不是,他家里人知道..”老杨欲言又止,不慌不忙的样子有点悠闲。
“他不敢,你就看他那烟鬼样,像信教的?”
“还真挺像的,信佛的吧。”老杨脱口而出。
“对了。”
我喝光了杯里的酒,看着老杨,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肥猪,倒在了椅子上,只需要一个仰头就能看见吊灯里的光,并且锁入眼中。
白光刺眼得要命,我眼神溃散,失焦后垂上眼。
又是一年太平盛世。

评论(1)

© __adie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