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adieu

哇,你还能喜欢我真是太好啦。

【明宝】焦灼(二)



嗯,他答应了。

秦明答应了。李大宝觉得这个答应实在是有点风轻云淡,他依旧是平常和自己说话的语调,不过并不影响自己的惊喜程度。

看来老秦不是交障。

李大宝一想,一句“老秦”脱口而出。
“怎么?”秦明拿着钢笔的手顿了顿,他无比认真地在聆听大宝的声音,但又跑偏一样专注在了她的呼吸声上。
秦明脑子里没有什么形容词去描述他现在的感觉,和她对话时的感觉。
大概最恰当的词就是温柔了。比起平时口中蹦出几句他不知道怎么应对的俏皮话,秦明更喜欢现在的交流感。
再往深挖掘一点,就是更喜欢现在的李大宝。
处于室,困于夜的李大宝,她身边空无一人,只有话筒对面的自己,而语调则柔软了几倍的李大宝。
秦明觉得不对劲,他冷静又机械的慢慢剖析自己的反常状态,发觉自己有了出于私心的喜欢,对自己的下属,李大宝。

秦明对人的情感,不是一窍不通。只是面对复杂的人,更多地喜欢和尸体交流。
面对这种异样,还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在干扰着思考,秦明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强装镇定地保持原样,这样就不会出差错,更不会有什么意外。
大宝看了看时间,已经有点晚了,她笑着说:“我明天来找你,晚安。”
最后的晚安,就像是刻意放轻了语调,哄孩童入眠一般柔和。
秦明说:“好。”
他秒速挂掉电话,手机捏在手里,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,手捂住脸,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发烫,烧得耳根儿红。
秦明闭眼前,只想赶快忘记这种状态,那句晚安滚烫得已经蒸发掉他所有的梦了。


秦明在早上六点的时候惊醒了,他刚醒来时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大口大口的呼气。
他做了一个对自己而言有些难以启齿的梦。
梦的内容就像是一双手彻底撕开了他幻想最后的一条遮羞布,相当淋漓尽致又连绵不绝。在让他清楚,逼迫他直面。
他匆忙起身,把有点汗湿的睡衣扔进了洗衣机,呆着看了一会儿又猛地关上了盖子。他捻了捻手指,发现手心也浸出了汗,很粘。
秦明站着,感觉到清晨的冷。他觉得自己的脑子终于清醒了,抖了抖脸,他迅速地把衣服洗了,然后开始做早饭。
秦明可能是臆想过了头,这个梦虚假无比。虽然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起零碎的小片段,但是以他对大宝的了解,她是不会发出梦中的声音。
秦明想起了之前与她相处时说的话,不断的,不断的涌入脑海里,那些模糊不清的,难以言说的,全部冲垮堤坝汹涌来袭。
他在超出正常范围前,打住了。

既无法尝试,也不敢再想。

大宝特意来得早了一点,出门之前还提前给秦明发了短信。他没回,也不知道到底起来了没有。
大宝依旧是白衬衫配高腰牛仔裤,等她步伐轻快地走到门口的时候,发现门还是虚掩的。
“诶老秦?”大宝把门拉开后,走了进去。关上门,轻车熟路地直接走到了秦明面前。
秦明慢悠悠地从桌案上抬头看了她一眼,大宝与之对视的时候,捕捉到了他漆黑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,然后马上就恢复到了往常的一潭死水,只是带了点儿光。
今天的老秦,不大对劲啊。

评论(14)
热度(50)

© __adieu | Powered by LOFTER